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回想起大山里的村落

[复制链接]
查看18 | 回复0 | 2020-9-16 12:09:0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山里的村子已经不存在了,村子里的每一户人都搬进了城里的安置小区。其实我已经快四十年没在村里住了,完全是随着村里最后几户立卡户的搬迁而离开的,因为我一直认可,家乡那夯壮阔,院子里那破房子,是我的根,它的存在,是我心中的居所。随着村里最后一户的拆迁,我心中滞留的庄果被掀翻,恢复到耕地。所有童年的想法都消失在现实中,这表明我关心和保留记忆的村庄成了我的家乡,一个我再也回不去的家乡。
山里的村庄是我记忆最深的地方。可能是山里的村子是我人生记忆的开始,也可能是我幼小的心灵里没有其他记忆的干扰,但它永远是最清晰的,常常在我现在的梦里显露出来。
那个山村就是我出生长大的地方。是生活在黄土高原尽头山脊上的一个小村庄。它位于青海省祁连山的分支大坂山的尽头。因为它位于青海,当地人认为它是青藏高原的一部分。其实完全是黄土高原的景象,纵横沟壑,凸梁凸脊,深坡深谷,少雨。
我家乡的小村庄是钟灵乡一个山脊的最东端,是大通河和湟水的分水岭,叫做& ldquo平顶& rdquo但我家所在的小村庄并不在顶层,而是在顶层的西边& ldquo单坡& rdquo,打算在斜坡的一侧建一个小村庄,村民们就建在斜坡上。平台状分布,这里是坡度相对平缓的凹陷地带,村庄周围是坡度平缓的耕地。这些缓坡农田和陡坡草地是农村农业耕作和家庭放牧的依赖场所。
我的童年,小学,初中都是在这个村子里度过的。高中的时候就离开了,断断续续住在一个小村子里,直到十八年前老父亲去世。
虽然小山村已经离开很久了,但是那里家家户户的位置,收割碾碎小麦的院子,早上驴驮水的马路,曾经上学的小学,都历历在目。梦里也有在小山村放驴,收小麦,背小黄袋子上学的场景。
在这个凉爽的秋天,我开车回到小山村为父母去扫墓,一切都显得那么荒凉。杂草没有经过我的膝盖,我曾经走过的山路也找不到了。我看不到小时候曾经有过的烟味,墓边的杂草也疯长,盖住了土基。一切都切断了回家的路。
没有了村庄,村庄印记的记忆将永存,难以抹去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187

主题

187

帖子

693

积分

高级会员

Rank: 4

积分
693